自己做飯

自从买了冰箱,自己做饭的次数多了起来。

说是多了,也不过稳定在一周一两次。饭做得不多,吃自己做的饭时,开始看各种美食视频下饭。一方面转移了对自己糟糕作品的注意力,另一方面仿佛也锻炼了下厨的能力。


《问题餐厅》里面,讨厌和人相处的主厨,小时候是为了让妈妈吃下饭,才学着做各种食物。做饭是和食物的对话,讨厌和人相处,却和食物说了许多故事。

羡慕这样的心境,我做饭,更多地只感觉到累,也想不明白这样折腾了半天,就只满足了口舌之欲,有什么意义。说要学到什么东西,也并不觉得是什么本事。

在这样的矛盾中,又看了美食台,看了开眼里的开胃,看了日食记,看了一人食,看了舌尖上的中国,看了Jamie Oliver,看了寻味顺德,看了小森林,……大多在想象中与锅碗瓢盆甜蜜相处。


与食物相处的心情还蛮复杂的。

看舌尖上的中国,食物占据了家庭的许多回忆,譬如流行话“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先要抓住他的胃”,譬如许多让人魂牵梦萦的家,其实就是一顿父母做的饭。每次想到这个,总觉得有些惭愧。

而看小森林时则是另一种感受。市子独居在小森林,她所做的食物多是简单地从外面采摘回来的各种菜。炒菜时回想起以前妈妈炒的菜,总觉得味道差了许多。试验过很多遍,从发现少了一道很费力气的剥筋。

“原来炒菜也是很费力气的”,终于找到妈妈炒菜的味道,似乎完成了一场和解。

与食物相处,像是与童年的自己交谈,像是终于理解了父母。


步入社会后,才觉得职场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光鲜。每日下班点数一到,准时离开的,总是那些有孩子和家庭挂念的人。

GM说,你是不是觉得照见了数年后的自己。

那倒没有。若说照见了数年后的自己的时刻,应该是自己做饭时,那些突然明白了过去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