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儿童地狱

英语课的最后一节课要看电影,结果是选了这么一部又老又情节简单的喜剧片。

很小的时候就看过小鬼当家第一部,第二部的情节基本没多少新奇的地方,Kevin被命中注定地落下,与两个蠢贼命中注定地相遇,最后斗智斗勇,儿童胜出,圣诞快乐。勇气、智慧、亲情、正义,这些闪耀的有点集中在一个小小的儿童身上,而所有的成人都只有一根筋。

这部喜剧片的笑点全部都是sick humor,看着里面的一根筋坏蛋受伤所有人都捧腹大笑。在不畏高,熟知房屋结构、电路、装修的小屁孩Kevin前,两个笨贼做出了许多正常人不会做的事情。他们打上了“钱多人傻”的玩具店的主意,并很顺利地泄露了犯罪计划,非常合理地进入Kevin熟知的家庭住宅战场。门口出现一条绳子,一定要使劲拉一拉;掉进陷阱后,不要急着走,要躺在原地等待第二波攻击;听到有异常的声音逐渐变大,一定要呆在原地仔细聆听直到能分辨出是什么物体在靠近才行。中了延滞咒的两个蠢蛋如此下场就算了,最让我觉得委屈的是可怜的前台先生。这位先生唯利是图,笑起來像一個癩蛤蟆一樣鼓起腮幫子,如同所有正常人一样工作着,既没有抢劫也没有威胁儿童生命,却被丢了孩子的愤怒的母亲扇了一耳光。当时他的笑容就僵住了,嘴唇抖着撇开了头。

第二次看(已经忘记第一次看的记忆了)我很震惊地发现这部电影非常暴力。在用一部颇为暴力的电影片段(一个大叔用枪把一个女人打成肉泥)的声音吓跑酒店管理员后,他邪魅地笑了笑:Merry Christmas. 准备离去又回头补充: And Happy New Year. 忽视一个小孩设置陷阱的技术难度先,Kevin设置的陷阱中招后都是杀伤力极大的。蠢蛋还没进入住宅战场时,Kevin在楼上丢了三块砖头下来,每一块都正中一个蠢蛋的头部——想象一下都觉得这货应该挂了,不挂都应该头破血流。
不过他只是轻微地晕眩了一下。

进入之后,两个蠢蛋都分别遇上了碰倒架子,所有油漆罐砸下来的陷阱——想像一下都觉得这货应该瞎了,油漆进眼睛哎。
不过他们很快又站起来了。

一个蠢贼遇上了电击陷阱——想象一下都觉得这不挂都得躺地上抽搐个半天。
不过这个蠢贼很快就恢复元气并暴走了。

另一个蠢贼遇上了头上着火,想把头伸进水里灭火又遇上了整桶煤油的陷阱——想像一下都觉得这货应该直接血肉横飞了。
不过他只是丢了牙齿和头发。

这么暴力血腥的电影真的不是PG家长指引么。

 

唔知講冇野好

最近从图书馆借了本挺有趣的书,《英譯廣東口語詞典》。我有不少经常听到但不知道怎么写出来的东西。很多短语虽然听过,但亲眼见到字典里的词条还是感觉很奇妙,好像终于确定了一个陌生人的身份,瞬间拉近了距离。了解了正宗写法后,还可以搜索到更多文章,认识下陌生人亲戚。

这本字典说明表示:“其中過分粗鄙的,則不在收錄範圍內”,网上有不少粤语粗口的教学视频,其实就几个字,●●●●●。字典里有些挺生僻的短语,“鼻屎好食,鼻囊挖穿”,还以为是粗俗的话,意思却是“比喻利之所在,人爭趨之或利潤大的生意,競爭必大”。我偏好看“留番啖氣暖下肚”“發爛渣”“是是但但,求求其其”之类的短语。

Water说看书是学不会粤语的。有很多粤语书用拼音来标注,像“你好”读作“雷猴”。这本字典用得是国际音标,粤语九声都有标注,比拼音准了很多。

翻字典就好像看一本短篇小说集。高中时语文老师说粤语保留了很多古汉语的词。像“箸”,现在还用来表示筷子的意思。挺庆幸自己在广东长大,要不然看这本字典会痛苦死,本来我就很懒得说粤语,所以到现在都不很会说。最近在宿舍都是讲粤语,说得很慢,磕磕碰碰。前天Lucy陪我练粤语,教我说“五彩缤纷艺术季”,“艺”字我硬是学不会,气到她一直在叫KMN。

GM说他是看CCTV学会普通话的。很难说学语言难不难,在汕头生活四年,希望四年后最起码能听得懂潮汕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