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以奇怪的姿势热门了起来

里约奥运会明明赛前负面消息不断,在开幕前我没有看到任何和巴西奥运会相关的特别节目。也没有任何的广告宣传物料。而奥运这个话题这几天的热门度,居然是被一个逗比游泳运动员的赛后访谈带起来的。

screenshot-2016-08-12-baiduindex

screenshot-2016-08-12-weiboindex

事实上对傅园慧这个运动员大众了解得很少,微信文章如果宁泽涛是游泳界的一股清流 那傅园慧就是一股泥石流在几个小时内就取得了200w的阅读量,这短短一篇汇集过往赛后采访的几个片段的文章已经集合了网络上所有关于傅园慧的资料。当天所有关于傅园慧的文章都少不了这几个片段。于是对傅园慧的关注仅剩下唯一的一个入口,她本人的微博。

令人惊喜的是,傅园慧的微博十分率性,从新闻延续到个人,持续地产生热门内容。不仅是傅园慧,同样具有逗比属性的跳高运动员张国伟,搬家搬出几柜子模型的乒乓球运动员马龙,还有业余爱好cosplay的运动员,在微博上也获得了不少的关注度。

看傅园慧微博的过程中,想到四年前的伦敦奥运会。我疑惑微博也不是今天才被大众视为日常社交工具,创始于2010年的新浪微博,也曾在伦敦奥运会期间捧红了英国那些事儿。营销号在这四年中,从微博到微信,一直是热门话题中主力军之一。而对运动员本人的关注,一直仅限于几个竞赛时刻。为什么现在人们的注意力才转移到运动员在竞赛过程之外的表现?

可能是无论是饱受关注的运动员是出生成长于这个数字时代,自然而然地将社交网络作为个人表达工具,也可能是网民群体低龄化,刚好与年轻的运动员有更多的共同语言,才会使这样的交流今天才发生在我们的网络世界。

永远看咪蒙,永远热泪盈眶

之前看三联采访咪蒙,说为什么粉丝都要反驳她的文章,她的文章又不代表她的观点。

遭受争议的那几天,公司员工的情绪都很低落。“网友说她没人爱,冷漠,戾气重,她本人不是这样啊。”咪蒙的创作助理为她辩护。然而,反对的网友并不关心咪蒙本人的观点,他们只关注文章传递的观点,这是“粉丝”员工们无法理解的。

(via:咪蒙:说你想说的话,吐你想吐的槽

所以当看到永远爱国,永远热泪盈眶时,连反驳的心情都没有。像王五四那般逐条反驳,那简直是杀鸡用牛刀,甚至原作者根本没打算好好做道鸡汤,她蹭个热点,有了关注量,她又不在意她所表达的。从致贱人,到有趣是春药,热泪盈眶,咪蒙很少在同一个话题中再多谈。和无心恋战的人说什么呢,由她去吧,该吃饭的吃饭,该上班的上班。

索性像和菜头那样,蹭个咪蒙的热点,文题无关也无所谓,反正要的只是流量嘛。

标签CEO

一直觉得骗子、天才、奇葩、金子稳定地存在于各个年龄层的人群中。以前总觉得年纪大一些的人厉害不算什么,周游过世界不算什么,创办过公司不算什么,有房有车不算什么,那是他们那个年纪应得的成绩,后来发现并不是。年龄并不是一个有效标签。

看了一篇GQ的报道《17岁CEO王凯歆:风口少女的神通与孤独》,说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人和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曾经在拉勾网见过这家公司的招聘,但深圳那么多创业公司如何判断这家公司和这件事情有前途呢。当时看招聘时认为这种公司不可能存活下去吧…看GQ才知道原来不仅存活了,而且拿了真格的投资,作为双创代表和省委书记见面。

所以最后,非常好奇,那么多投资人,政府,员工,他们怎么会认同这家公司呢。

这个“很有意思”的公司做的是一款名为神奇百货的购物app(不禁想起另一个名为空空狐的传说中的公司),认为95后是个亿万级市场,“16%的95后,月零花钱在1000元以上。68%的95后,月零花钱在500~1000元以上”这是王凯歆在《我是独角兽》节目说的调研结果(十分好奇这个调研数据的可靠程度)。

看节目视频时发现各位投资人还是蛮谨慎地估值,而王凯歆的优势早在当年她在QQ空间卖东西时已经锤炼的炉火纯青,对自己的优点非常自信,擅长说服。只是这样的优势能说服人合作,却不一定能做出一个完善的平台。

待人处事的瑕疵很多是采访离职员工,难以评论。就“神奇百货”做的这件事情来说,不认为这种做细分市场的电商能够做大。95后人群用QQ空间购物,能理解是上网时间少,会倾向于在自己圈子解决购物,很类似现在的微商模式。但这种模式能钻空子的地方太多,绝非长久之计。做成电商平台了话,太容易受巨头的冲击。独家代理,渠道,物流,正版,地域特色,……没有一个独有优势。而且不把版权问题解决,做二次元周边生意总是有些不干净(GQ报道中提到神奇百货甚至去淘宝盗图)。

评论有个人说你以为投资机构不知道数据造假么。这种看起来天方夜谭的招聘今年年初都能招到七八十人。当那么多方假装看不见问题时,那问题到底是什么。

另外,神奇百货的联合创始人发了一篇文章,澄清说明生活助理和对待员工的问题。不过丝毫没提数据作假。所谓的营销奇迹到底是如何促成的,仍然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