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粿小记

上个周日和PM去做采访后吃水粿。PM声称那位大叔做的水粿是最好吃的,童年时她放学等同学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位高人。这位高人只在下午五点多带着水粿出现,顺着某条街走一圈。那天我们在超市做完抢盐的采访已经五点过几分了,找到大叔要了两份水粿,两元一份。PM和大叔用潮汕话聊天,我则一边吃一边看。小车非常干净,大叔只带了一锅水粿,几分钟后就全部卖完了。

来了汕头才知道“粿”是什么。网上解释潮人对于凡是用米粉、面粉、薯粉等经过加工制成的食品,都称“粿”。水粿是把米浆放在铝制小钵里,用蒸锅蒸熟。拿出来后撒上菜脯,菜脯主要是萝卜干。浇上糖汁。我平时最常吃的是粿条,感觉比河粉厚一点,细一点。

潮汕人似乎很重视正宗的概念,我以为街头小吃无论哪里味道基本一样。听蛋清描述,她第一次在汕大东门吃粿条的时候,欣妹拿起筷子尝了尝,叹了口气,说,这还不是最正宗的……和嘉琳出去吃东西也是,嘟囔了一路的哪家最正宗,蚝烙的正宗做法应该是怎样的,正宗的吃法应该是先怎样再怎样……他们带人吃东西都是直奔最正宗的地方。PM非常喜欢这位大叔的水粿,问她哪里比较特别,她说糖汁特别棒,能拉很长的丝。

我不会怎么品尝食物。我的食物世界大概分成能吃的东西和不能吃的两大块。对这次的水粿感觉也只有“挺好吃的”“很卫生”。比起没什么味道的米膏,我更喜欢加了糖汁的又甜又咸的菜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