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肠煲的爱与恨

对食物会突然出现执念。比如深夜突然想吃蒜香排骨,说到朱生豪想到烤生蚝的画面,早晨刚醒过来时面对闷热的天气想咬一口冰过的榴莲,……一旦这个念头冒出来,就像醒目的浮标一样,怎么都按不下去。

最近出现的浮标是肥肠煲。

也许是食堂里炒肥肠里扒拉出来的几块,也许是回想到小时候漫画里的肥肠臭豆腐便当,也许是回想起回家路上那好几家肥肠煲,上一次吃还是一年多之前。一整个星期都在想,再去吃一次就好了。

于是就去了。一年多没吃,第一口时异常满足。大块肥肠被各种香料和汁水浸润,一块抵得上公司食堂的小菜里的半份肥肠。接着下火锅料,莲藕片吸足肥肠煲的心血,最喜欢还留着些硬气的土豆片。

只是吃完后也没有特别开心。发丝里都散着肥肠煲的味道,所有的爱似乎在第一口的满足后就消失。洗完澡躺在床上,还是觉得肥肠煲的味道若隐若现,这是我心心念念的吗,怀疑地嗅着残存的味道,唉,果然还是一年吃一次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