愣的小故事

【一】

当时情形是这样的:那天天气不佳,天空阴沉,我们在上上午第四节的体育课,不过好歹天公作美,刚下课,天才下起雨来。

当时在班上坐我后面的恐龙MM,她正巧有带伞,我就赶忙趁别人没注意时凑上去同走了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把粉色花雨伞,还有蕾丝边,不过当时的我又怎么会注意到这些旁枝末节呢?操场离食堂近,因此我们就慢慢在雨中走向食堂。也许是细雨生情,旁边的恐龙MM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对我说:“你……做我的王子好吗?”天啊!彼时流行的都是些日韩小说,恶魔法则之类的,没想到荼毒此人至此。看着她凄惨的面相,我不忍拒绝。

但如果不拒绝,我的人生又有谁来怜悯?我必须拒绝。
于是,我装着一副很傻很天真的表情,问到:
“那………..以后我就得管你叫你母后喽?”

【二】

接下来这个故事,世界上只有两个人听我讲过,她们都对我意义非凡。而你,就是这第三人,你会了解到我另一段的,悲惨往事。

我跟你说过我的ex,她是我师妹,在我们分手后,我曾有一段时间沉浸在痛苦之中,我饭照吃,活照干,但心灵却是有着股缺失了什么般的痛苦。直到我遇见她,我不会认为她是上天派她来顶替ex,她就是她,有让我痴迷的一部分,不同于任何其它人,而在我的努力下,我们得以在一起。刚开始,我们就以如胶似漆,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想象,即使你能知道对方的坐标就心满意足,而呆在一起一整天也觉得无法满足的感情,正是因为这种真实炽热的感情,才让她的离开显得毫无实感交往半年多后,我忽然感觉到她的冷淡,我逐渐不知道她一天里去过哪里,不知道她最近在做些什么,而即使呆在一起,我也很难感受到往日的爱意。我察觉到有些什么东西变了。

我的爱意没变,那么是我的什么惹她讨厌了吗?可惜当时我并没往这方面想,而是往每一个深情的人那方面想:她对我的爱意变了。

她变了!我惶恐的想,她心里装了别人。我要找他出来。我发挥我座的刑侦能力,很快就找到蛛丝马迹,而即使我心里极不愿意承认,我也知道,她和一个医生关系暧昧,已经到了我绝对无法忍受的地步了。
我展示给她搜查结果,询问她为何这样待我,她职责我乱翻她的物品,跟我在一起毫无安全感,她摔门而去。我很后悔,我要想办法弥补,弥补我们的感情,让什么医生都去死吧!于是我想想想想想想,终于想到一条办法从第二天起,每天都有一个苹果放在医生的办公桌上。这当然是我放你,持续至今。你放心,苹果没有毒,犯法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这些都是正常的苹果,我之所以那么做,只是因为我坚信——

“an apple a day keeps the doctor away.”

【三】

仲记得果日好炎热,开住风扇,汗都不断锦流,你伶住把纸扇系度泼下泼下,一个唔觉意,把扇整烂咗少少,于是你从柜度稳到卷透明胶,我问,你喺度做咩,你话……

你见唔到我黏紧扇咩?

手机

那天下午我正处于玩完游戏无聊呆滞状态中,不知道要做什么,打开一个又一个网页浏览着,突然听到了手机震动的声音。

那震动声音很像是我的旧手机,但我却不确定,因为,它没有任何理由震动。

我有两个手机。买了新手机后,我还是习惯听旧手机的铃声起床,于是旧的手机就摆在床头当闹钟使用。

那个山寨手机早就没有sim卡了,我又没有设置闹钟,它怎么可能震动呢?

可能是舍友的手机吧。我们宿舍四个人,现在只有我和另一个在睡觉的人在。我站起来环视了一下,震动的声音还是从我头上的床铺传来的。

站在凳子上扒拉着被窝翻那个埋在深处的手机是蛮费力的,震动的声音已经没有了,我终于找到了那个手机。这两个月来第一次,在光天化日之下,看清楚这个旧手机的样子。拿在手上的触感很熟悉,背面贴着的一个贴纸边角又卷了一点,键盘按钮还是和以前一样掉漆。

我按了几下按钮,屏幕没有亮起来,是关机着的。我开机检查了一边闹钟和备忘本,没有一个闹钟或提醒是在刚才那个时候。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把旧手机放在笔记本旁边,决定无视这件事。就像偶尔做的噩梦,醒过来就忘记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手机总是会有一些奇怪的时候,即使是新的手机也是如此。我的新手机是一个小巧的,形同鹅卵石的白色手机。有两次,我在打字的时候,发现摆在一旁的新手机屏幕突然亮了。我以为是有电话或者有短信,就停下手里的活看着它。

五秒钟过去,屏幕又渐渐暗了。什么事情也没有,连电量不足的提示都没有。

那时我呆呆地看着手机,脑袋里出现四个字:欲言又止。

我只能将心比心,可能如同人类无来由地心情不好,突然想打人或者是摔东西,我的手机,可能是内分泌失调,突然电流紊乱,出现了一点异常。

人是会隐藏的生物,即使很多人心里闪过杀人越货的念头,他们大多数都会憋住。然而我的手机没有忍住。

随风

–这是《咱们》的番外篇
“头发很长了,哎,草,那天我们一起去理头发算了。”
“那要等很久耶,这个冬天我不打算剪头发。”
“我也不想剪,夏天热的时候再剪吧。冬天后的头发给我一种温暖的感觉。”
“好吧。”
……
风 悠悠地吹来,冬日的太阳显得分外温暖,柔柔的一些光辉泻下流淌在头发间。楦露抬起头,嗯,似乎只有在落希才能看到这么辽阔的天空呢,出了落希,是水泥森 林,楼与楼之间密密的缝隙,人在以井底之蛙的姿势仰视,似乎在苟延残喘,,太压抑了,这让楦露很不喜欢,本来她家住的那栋楼可以遥望大海,可以看见最美的 烟花,可以在楼顶看见最美的星空,可是一栋楼比一栋楼高,以致失去了很多风景,只能看见生硬的水泥。
唉,真压抑。楦露叹了口气,心里有什么东西憋着要冲出来,可是无法突破,有着厚厚的束缚。

等下要学生会竞选,楦露坐在教室里赶写竞选稿。真是的,似乎所有事情都要等到火烧眉毛时才肯去做。对自己身上的这股惰性也习惯了。
转过头想想,什么是习惯?
每天到了7:15才匆匆忙忙换衣服,赶着早操的音乐进教室。
每天下午的自习会忍不住地想放学后干什么?
每天晚上会为吃什么而发愁。
每天晚自习会忍不住地翻开抽屉里的杂志并拿出来看。
每天会对作业发困。
这些都是习惯。
楦露叹了口气。又低下头继续写字。抬头看看数学老师,数学老师在非常敬业地讲课。对不起对不起,老是我不是故意的啦。只有用这种精神方式来秋求取老师的原谅了。

坐在台下作为一个候选者,看到台上的人神采飞扬,木青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自己就呆呆地坐着,虽然不是自愿参加的,但不能丢脸吧,就抱着这样的想法,楦露悄悄地握紧手。
不要输呀。
空虚侵蚀着五脏六肺,就像抽空了似的,巨大的压迫力,楦露突然无力,用手捂住胸口,试想阻止力量的流失吧。该死!楦露低低地咒骂了一句。然后拿起演讲稿,撑着桌子站起来,深吸一口气,稳稳步子,走上去台上。
“谢谢关注。”楦露讲完最后一个字,看着下面毫无表情的听众,觉得没多大意思,就走下来了。
最后散会时,楦露很快站起,很快地挤出了教室。为了不让别人看见的是已经泛出的失望。
总算结束了。
强作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