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来了

讲座前

3月31日,汕大的校内办公信息网突然放出通知,邀请到李敖和潘毓刚4月2日来汕大讲座。时间很仓促,2日星期六,学校是决定补星期一的课。看到消息后很多人哀叹有课,我也有基础新闻采写的课,但是宋老当即在Q群里表示,强烈支持学生去听李敖讲座。她也去听,就当作把课堂搬到讲堂去。

刚听到李敖要来的消息,其实我不是很激动,对李敖知道的很少,只看过他在清华演讲的一个视频。于是昨天拿到门票后,晚上恶补了一下。看李敖的简介,翻了一下他写的文章,他带着李戡上节目的视频,重看了一遍在清华演讲的视频。

了解潘毓刚的时候才知道,他去年六月一日在暨大(之前也在汕大)做过讲座,李敖和韩寒的对比。陈文茜七月二十一日在书展上说韩寒,“用李敖的话说,韩寒不值得评价”,李戡八月回应韩寒事件,表示不会成为韩寒第二。

还有李敖的整个行程信息,四月一日在暨南大学,二日汕头大学,三日厦门大学。@善希馒头 记录了他在暨大讲座的一些语录,于是对他今天的讲座也有了个大概的了解。

我是拿到票,就不担心进场的问题。但是还有很多人没有拿到票。门票通过预约方式取得,同时招募十五名志愿者。预约门票的人有3347人,一千多人预约成功,志愿者则有200多人报名。工作人员还有主持人,礼仪队。这些都不用担心进场问题。宋老说,我们是记者,即使没有票,我们也要从钥匙孔里面钻进去。事实上,今天确实有不少人没票还是成功进去了。

我有一二的课,原来担心无法提前排队,就让朋友帮我占座。但是没想到一二的时候老师说,考虑到李敖的讲座,提前下课。整整提前了一个小时……于是我还是顺利地排队进场了。大礼堂中间的前十八排座位都是VIP座位,我们就坐在右边的第十二排过道边。

坐在前排过道旁的好处有几个,第一,拍照方便。第二,问问题方便。提问的人很多,这次讲座采用提问题的人在过道的麦克风前排队的方式,我们就坐在麦克风旁边,走动方便。第三,讲座后面有个送书环节,前排被抽中的机率大。

讲座中

李敖今天讲座主要是说明我们的敌人应该是美帝国。我从讲座后的提问学到更多。提问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首先李敖并不认真地回答问题,有几个问题都是草率地回答了一下。昨天他在暨大开了个玩笑,称李戡上了会商名单,结果这个今天出的新闻都称李戡上了会商名单。很多问题回答都和暨大的差不多,还有些避重就轻。最后潘毓刚被问到有没有他认为李敖需要反省的事情,这个问题就直接被忽略了。还有,有几个蠢问题。

第一,有人请教李敖找工作是去珠海好还是留在汕头好。问这个问题的人前面先是说了一堆李敖我好喜欢你啊,时间紧张我就挑我觉得最重要的问题问好了。这些完全是浪费时间的废话,一个半小时的讲座,时间是很掐得紧的。以前听老师讲杨锦麟来讲座的时候,说好一个半小时,一小时讲座,半小时互动。但是杨锦麟那天很高兴,互动时间超出了半小时还很高兴地继续讲,但是坐在下面的经纪人就不怎么高兴了。所以在这种讲座场合,恭维的,代表其他人表示欢迎之情的,能不讲就不讲。而这个问题致命处还在于,这是一个完全没有必要问李敖的问题。在汕大听讲座这么多次,每次都有人问就业的问题。像上次听孙谦教授讲海外并购,在我看来这种问题真是莫名其妙地逮谁问谁。

第二,有一个问题问到韩寒。李敖回答韩寒是小市民现象。他的回答和去年八月带着李戡上凤凰卫视节目时的回答一模一样。这个问题不能叫蠢,从李敖的以前的回答上来看,他和李戡都不看韩寒的书。我觉得问一个没有看过韩寒的书的人怎么看待韩寒是没有必要的,因为他们也不会针对韩寒的思想去做评论。但是如果没有看过韩寒的书,光凭一些说法,就开讲座比较李敖和韩寒,这是不负责任的。

第三,汕头日报的记者问李戡,有李敖这样的爸爸会不会有很大压力。这是一个很懒的问题。李戡去年进入北大,李敖带着李戡上节目。这样的问题有几百个记者问过了。

第四,还有个潮汕地区的媒体提问题,我不是很记得哪个媒体。他先说自己的报纸主要关注潮汕族群,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你想要写关于潮汕族群的报道,应该在自己的问题上下功夫,而不是向人家声明自己的来历,难道你是想让被采访者帮你想关于潮汕的回答么?这个问题李敖说,他觉得潮汕是个很小的地方,而且潮汕人很排外。

最后一个提问的人问潘毓刚。汕头最近正在建设海西经济经济特区,请问潘毓刚对潮汕的经济发展有什么看法。潘毓刚是学化学的,为什么要问别人经济,而且是潮汕经济?结果这个问题潘毓刚回答他不熟悉这方面,不做回答。浪费了一个提问机会。

其实大部分学生问的问题都挺尖锐的。问及北大的会商制度,李敖请了儿子李戡上来回答。不过尖锐的问题并没有尖锐的回答。李敖基本上回答的还是昨天在暨南大学的讲座内容。这或许也说明学生关注的方面挺相似的。有一个让我印象很深刻的问题,主持人表示不再接受学生提问的时候,他一直在努力争取机会,反复说我的问题很有挑战性,希望李敖能来回答。他成功了,问李敖,他能不能把个人攻击和政治攻击分开。我不了解李敖在台湾的政治行为,但是提问题的时候就应该有这样的坚持努力和对自己问题的自信。

李敖今天讲座主要强调美帝国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没从讲座中学到很多东西,非说有了话,应该是独立思考,批判思考,逻辑能力很重要。如果想要了解李敖的思想,还是要看他的书,讲座并没有“影响你一生”的效果。

相关链接

@善希馒头 微博:她记录了李敖在暨大的一些语录
李敖暨大讲座视频
:土豆网的,被加密了。
@汕大白净
微博:老师关于李敖讲座的一些看法。
@汕大王飞
微博:李敖在汕大讲座的主持人。
樊林君老师博文
:老师关于讲座提问的看法。
@小砂
微博:怡姐拍了很多很棒的照片,也有很多很棒的看法。
@汕大草根播报 微博:草根今天在微博上做了文字直播。
草根的报道: 有音频。

(微博链接都可以到他们的微博主页查找关键词“李敖”)

长江周六与周日崩溃学院

上个星期六和星期天很忙碌。那两天单词也没背也没跑步,还是从早忙到晚。首先是我想做的一个关于庄氏祭祖的采访,但是成稿不怎么出彩。然后是播音与主持的作业,做一个大学生看两会的采访,不超过三分钟,两人一组,要求有一个人出镜。

第一次出去做采访,发现了自己很多不足。也意识到搭档的重要性。底气不足,很多关键的问题我没问清楚。拍照木木的,角度也不知道换一下。今天上宋老的基础采写课,听到她说不要惧怕采访。想到我采访中途有段时间懵了,事前想好的问题都问了。中途跑出去打电话向功铭求助。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说,“不要真当自己是文艺女青年”。后来回来写稿,也是木木地把看到的东西流水账一样写下来。

我想过,大一新生就出去采访,肯定弱弱的,那么为什么还要有这样的课程安排呢?出去采访一趟,回来听课,句句都让我饮恨,当初我怎么就这么笨呢。另有一点,带个搭档会好很多。昨天中午和蛋清鱼蛋功铭一起在二饭吃饭,看到一群穿校服的中学生在吃饭。有些问题可能你想问,但是那一瞬间有点犹豫就想算了。朋友就是这个时候推你一把的人。想出来的问题也会更全面。 最后就是写稿。看了老宋批阅的所有稿子。吾还是需要更多的练习啊TAT。

除了那个采访,剩下来的全部时间就花在播音与主持那个作业上了。我与钰洁师姐一个组。因为使用摄像机和剪片这样的工作,对于不少大一新生都是完全陌生的。所以大一的最好还是和师兄师姐一起搭档。合作时间内印象最深的是两个部分,一个采访,一个剪片。在校道上架起摄像机拿着麦克风,总是能引起路人的围观……但是他们很少有愿意接受采访的。最后视频中只能出现四五个人的回答,这样我们就需要采访七八个人……一般拦七八个人才有一个愿意接受采访。学到了一课如何说服别人接受采访。钰洁师姐不采访本学院的人。一般是说“这位同学,可以接受一下采访吗。很简单的,只有两个问题,不会占用很多时间。就是你有关注两会吗,你会关注哪些方面呢?”如果他们回答“没有哎”钰洁师姐就会说:“有没有都可以回答的,没有关注都可以讲下原因的。”如果他们实在不愿意了话,钰洁师姐都会很礼貌地说声“谢谢。”我总是不能淡定……钰洁师姐说这个事情不能强求的,本来大多数人都是不愿意接受采访的。

“剪片把我剪成了一个明媚而忧伤的人”钰洁师姐说……不得不说她在这方面专业很多,作业要求的准确理解,拍摄视频的角度把握,邀请了两个人专访,剪片非常细致。我学到了拍摄的时候麦要怎么放,看镜头收下巴,导出片子,final cut的一点点使用……周日中午一点就出来拍摄,然后所有时间都泡在这个作业上。和钰洁师姐抱怨周六周日好忙啊,她说我们学院就是这样的了……双休日忙过工作日。

总之,有待努力的地方好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