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A事件:追梦杀手

少女A的尸体在死亡两天后才被发现。那两天中有很多人见过她,无人知晓这已经是尸体。她看起来就像是一直静静地在自习室地最后一排趴着睡觉。刚开始的时候,没什么人注意到她,虽然她每天都来,不过自习室里每天都来的人也不多。少女A总是很早带着早餐过来,很晚才走,似乎很勤奋的样子。不过据那些曾经坐在她旁边自习的人说,少女A好像总是集中不了精神。

“她总是睡觉啊,每次看书都不到一个小时就拿出手机来玩,玩手机也不超过三十分钟就开始趴在那里睡觉。”面对镜头,被采访的同学最后略鄙夷地说:“真不知道她来干什么,怪不得死了两天都没人发现。”

少女A的个人信息逐渐公开,她是某大学某学院的学生。“好不容易考上大学,这家长要多伤心啊”,路人面对记者采访时感慨道。某大学的官方微博发布了少女A的死讯,尽管认识少女A的人不多,她的死讯总是比校园活动有趣一点,引起了数百转发。

“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貌似少女A的中学同学也看到了微博,点起了蜡烛转发了那条官微,“还记得我们中学的时候说要一起上北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毕业天南地北,没想到是再也不见”。这位同学在末尾@了一个人,似乎就是少女A的微博。

人们满怀兴致点开那个微博,希望能发现死亡少女的故事。这个年代里很难弄清最后到底说了些什么,到底是少女A买早餐路上结账时说的谢谢是遗言,还是她那总是控制不了刷微博的手机里留下了遗言,短信里呢,QQ留言呢?到处都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而那个微博里最的最新一条是——“我去,笑尿了!!!!!!!!”
人们默默地关上浏览器,断定博主应该是一个爽朗的、爱笑的人。

自习室被封锁两天,警员勘察现场。少女A死于窒息,属于他杀,钱包失踪。后续调查发现信用卡里的余额已全部取走。调去ATM的监控录像,只看到一个长发女生取走了钱,她头低的很厉害,无法得到脸部信息。周围指纹太多,无法采集。少女A从饭堂购买早餐,人流太多,饭堂的员工对少女A没什么印象。少女A早就搬出宿舍,在附近租了一个很小的房间居住。警员带着少女A的照片,逐个询问住处附近的人少女A的行踪。

“啊那个女孩,我也只是经常见到她而已。她不太喜欢和人讲话的样子,走在路上都戴着耳机目不斜视。好像蛮喜欢玩手机的。”

“玩手机?”“嗯,经常一边听歌一边玩手机。”

无奈的警员决定对手机先生严刑拷打。

通讯录和最近通话里联系过的人都被清空了,那一天没有人与少女A在一起。警员再次核查手机与电脑的历史记录才发现,那个爽朗少女微博确实是少女A的,不过微博并不是少女A使用的唯一社交工具。她在多个社交网站都有帐号,每一个都发布了大量的内容,成年几十年的警员对这些没多少兴致。在博客的草稿箱里,警员发现了几篇日志,提到少女A近几天认识的一个朋友,我们暂且称之为少年A吧。零散的日志里少女A描述了他们的相识——

那是一个天空尽头大片火烧云闪耀着的傍晚,少女A照例走出自习室,站在楼梯的转角处窗口吹风的时候,发现楼梯上坐着一个叼着烟的少年。

鬼使神差般,少女A小声说了一句:“今天的风儿,喧嚣而不宁。”
少年A愣了一下,看向窗边发丝随风飞扬的少女,旋即微微一笑:“但是这不宁的风,又在微微鸣泣。”

少女A当时就觉得有一股电流在体内流窜,如同第一次听张玮唱high歌一样,冒起了鸡皮疙瘩。少年A就好象她白日梦里从云端走下来的知己,他站在少女A孤僻与多话的交集点上,找到这两个对立面最坚硬也最脆弱的地方,轻轻一叩,碎了。

刑警审讯少年A时,问到这个场景,少年A坦白,这是他算计的。少年A迅速落网,得益于在少女A手机里的instagram上发现的少年A的照片。应该是偷拍的,描述里写着:“藏青色帆布鞋少年。” 而ATM监控录像里那个头发过于遮脸的女生,穿的也是一双藏青色帆布鞋。

“你是怎么盯上她的?”刑警问道。
“她不知道我知道她不知道的很多信息”,少年A意志消沉,伸了个懒腰,“你们对她印象如何?”

警员啪地一下站起来,审讯本被摔到一边,少年A只觉得一晃眼就被高大的阴影笼罩住,他的领口警员抓住拎起来,白森森的牙齿瞬间就放大到眼前。警员咬牙切齿地说:“是你在问问题还是我在问问题?”

少年A垂下眼,很快坦白了犯罪过程。

曾经有位女白领,人傻钱多爱网购,每次买到不心水的东西就直接丢进垃圾桶。附近正好居住着一位潦倒青年,他无意中发现附近这位单身独居女性非常多金,就起了劫财之心,顺着垃圾桶里捡来的网购快递盒子上的地址,他顺利进入这位女士的公寓。然而劫财过度,杀了这位女士。

少年A穷困潦倒。

通过翻垃圾桶知道附近有位爱网购的有钱女人
通过观察阳台衣物了解此人单身独居
通过垃圾桶里的包裹单得到此人的电话住址
冒充送快递人士进入此人房间,误杀,将受害者信用卡内钱财全部取走。
警方通过ATM机摄像头获得犯人头像,破案。

少年A研究了整个过程,最后他扔了报纸。废话,都是废话。一个人的信息真是太容易泄漏了,根本不用女主角乱丢快递单,以少年A的本事,要谁的地址电话不是易如反掌?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一个有钱人!

也许是在哪个网站上的一张照片被少年A无意中看到,哪个logo泄露了少女A的财富状态,少年A在脑中的计划本里写上了少女A的名字。他观察了少女A在微博上的聊天,知道了她的名字,专业,年级,住址,生活习惯……他悄悄地跟踪了一次这个素未相识的人。从网络到现实,每一句话都悄悄印证着下一个行动。后来,他沉迷上这项企图劫财活动,好象玩解谜游戏一样。网络上的只言片语,代表着什么意思呢……读了什么书,尝试了什么美食,做了什么梦,去了什么地方,喜欢怎样的朋友,……他收集这些信息碎片,企图有一天拼出一张彩票。

这个游戏玩久了有一天他心灰意冷,就好象你打开电脑是为了找一个图标,结果不小心点开了一个游戏,有输有赢了好几次后,你觉得有点烦躁,为什么呢,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从哪来,要做什么?他意识到一直没有找到一个下手点,正当他思索着这一切的时候,少女A走到她面前,是的他本来是知道这个地方是少女A每天循环往复的轨迹中的一站,意料之中的无意相识。少年A想到了一个下手点。

就像梦一般。每个人都会做梦,很多人总觉得发生的场景和某个梦里的场景很类似。当你意识到现在发生的一切就好象你做的某个梦,你会不会忍不住循着梦里的轨迹走下去?

少女A有记录每个梦的习惯,少年A翻出他的拼图,重新寻找他的彩票。普通人做的梦总是一大堆漏洞,把其他城市的标志物移植到自己的梦里也毫无意识,他在寻找一个最适合用来改造成“盗”梦空间的场景。

有一天少女A接到少年A的邀请,说生日想和她一起吃顿饭。两人相聚在西餐厅,聊了很久,期间少年A接了一个电话,少女A低头默默地吃,她听到一些字眼,少年A似乎在和他……女朋友在聊天?他说今天不太方便,后来又有些动摇……这一切都似曾相识,啊对了她做过这样一个梦,不过梦里坐在她对面的是她前男友,当时也是在西餐厅里,也是生日聚餐,中间有个女生插了进来,男友就匆匆走出门去了,她当时追出门,蹲在地上哭了很久……

说到底那也只是一个梦而已。少女A有些不安,少年A挂了电话后,脸上露出抱歉的神色,提出他需要出去一下,少女A僵硬地点了点头,看着少年匆匆走了出去。梦里的她比较激动,当时就跟着冲出去了。现在的她怅然了一会,还是结账走了出去。意料之外,少女看到少年在马路的对面路灯下向她招手。

“发生什么事?”
“刚刚和朋友吵架了,心情很糟,送你一个礼物好了。”少年A抓起少女A的手掌,在她手心放了一个棒棒糖。

少女笑了出来,她突然觉得,梦境都是相反的,梦里那个抛弃她离她而去的前男友,正是面前这个,从云端走下来的少年。

几个星期后,少女A接受了少年A的表白。即使她对少年A没有多少了解,但是她总觉得少年A就好象注定要和她在一起的人。他们不经常在一起,少年A似乎总是工作很忙,还经常出差的样子。少年A把自己的QQ、邮箱甚至银行密码都告诉了少女A,少女A也告诉了他。

少年A本来没想那么快下手窃财,一失足成千古恨。他不慎让少女发现了“拼图”。
这是一个多么严重的错误,他惊慌失措,失手杀了少女A。

多么劣质的结尾。

Last but not least:最开始想写的只有那个关于“梦”的那段情节,结果铺垫的时候失手乱入了…所以现在不知道写了什么东西出来

《少女A事件:追梦杀手》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