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风

–这是《咱们》的番外篇
“头发很长了,哎,草,那天我们一起去理头发算了。”
“那要等很久耶,这个冬天我不打算剪头发。”
“我也不想剪,夏天热的时候再剪吧。冬天后的头发给我一种温暖的感觉。”
“好吧。”
……
风 悠悠地吹来,冬日的太阳显得分外温暖,柔柔的一些光辉泻下流淌在头发间。楦露抬起头,嗯,似乎只有在落希才能看到这么辽阔的天空呢,出了落希,是水泥森 林,楼与楼之间密密的缝隙,人在以井底之蛙的姿势仰视,似乎在苟延残喘,,太压抑了,这让楦露很不喜欢,本来她家住的那栋楼可以遥望大海,可以看见最美的 烟花,可以在楼顶看见最美的星空,可是一栋楼比一栋楼高,以致失去了很多风景,只能看见生硬的水泥。
唉,真压抑。楦露叹了口气,心里有什么东西憋着要冲出来,可是无法突破,有着厚厚的束缚。

等下要学生会竞选,楦露坐在教室里赶写竞选稿。真是的,似乎所有事情都要等到火烧眉毛时才肯去做。对自己身上的这股惰性也习惯了。
转过头想想,什么是习惯?
每天到了7:15才匆匆忙忙换衣服,赶着早操的音乐进教室。
每天下午的自习会忍不住地想放学后干什么?
每天晚上会为吃什么而发愁。
每天晚自习会忍不住地翻开抽屉里的杂志并拿出来看。
每天会对作业发困。
这些都是习惯。
楦露叹了口气。又低下头继续写字。抬头看看数学老师,数学老师在非常敬业地讲课。对不起对不起,老是我不是故意的啦。只有用这种精神方式来秋求取老师的原谅了。

坐在台下作为一个候选者,看到台上的人神采飞扬,木青身上散发着淡淡的光芒。自己就呆呆地坐着,虽然不是自愿参加的,但不能丢脸吧,就抱着这样的想法,楦露悄悄地握紧手。
不要输呀。
空虚侵蚀着五脏六肺,就像抽空了似的,巨大的压迫力,楦露突然无力,用手捂住胸口,试想阻止力量的流失吧。该死!楦露低低地咒骂了一句。然后拿起演讲稿,撑着桌子站起来,深吸一口气,稳稳步子,走上去台上。
“谢谢关注。”楦露讲完最后一个字,看着下面毫无表情的听众,觉得没多大意思,就走下来了。
最后散会时,楦露很快站起,很快地挤出了教室。为了不让别人看见的是已经泛出的失望。
总算结束了。
强作欢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