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妇女节后的马后炮

3月8号妇女节,社交网络上很多女性同胞都发出了这一天收到的花和礼物,大部分公司都有给女性员工放半天假。在一片欢乐的气息中,我却没有往年过节的欢乐心情。自问,我缺少这些礼物么,我缺少这半天假么(缺!)。在女性的职场生活中,与其像每一个节日一样送点小礼物,公司能多考虑一下女性的需求,建几个母婴室哺乳室会来的更实在。

随着周围已婚已育的朋友越来越多,和他们在外聚会也会更多地考虑到抱婴者出行便利的问题。譬如餐厅到达母婴室是否方便,餐厅是否会提供儿童座椅,卫生条件是否合格。虽然之前马伊琍和女性在外哺乳问题曾经上过热搜,当时因为并未见过当众哺乳,也觉得和自己生活没多少关系就没关注。想谈谈这个主要是因为结婚之后才有了许多体会。

最近在饭否上也看到颇受关注的一个人发出自己的孕照和哺乳照,引起不少人的不适。原因主要是这样的图片不具有美感。我猜也有许多人感到被冒犯,孕照和哺乳照算是一种裸照,正如我们在公共空间并不希望见到裸体,网络上看到裸照也会感到被冒犯。

但冒犯他人是不是孕妇和抱婴者的本意呢?最近经常看回顾生产情形时的文章,一位剖腹产的孕妇这样说到:

护士们很敬业但是很粗鲁,早上查房,不仅要用力按肚子,还有专人大力扯咪咪检查出奶的情况。那几天过的真的是毫无人类尊严,感觉自己和菜市场卖的鱼没有什么区别,都是随时光溜溜的任人宰割。

女性整个孕期中要经历非常大的身体变化。一方面大多数未育人士对这个过程知之甚少,甚至带有误解;另一方面,这个过程也容易让孕妇对自己身体失去掌控。我不敢想象生孩子的过程被一群人围观,似乎每一个人都可以来对你的身体做评论和指点。选择母乳喂养的妈妈也不得不面对涨奶和哺乳,如果对于孕妇而言,这些都是正常的现象,那么哺乳照或当众哺乳,还是对他人的冒犯吗?

前段时间坐公交,看到有一对父母折腾了很久上车。等车时他们两个就为东西怎么分配带安排了很久,车来了一个人抱孩子一个人收婴儿车,折腾了很久才空出手来刷卡。所幸车上的人不多,两个人分开坐了两排。过了一会孩子哭闹起来,妈妈说该喂奶了,我内心顿时有点不安,不会是要在公交车上哺乳吧。看到爸爸掏出了奶瓶,我也暗自松了口气。

在没有结婚和怀孕之前,时不时也会在早高峰的时候见到孕妇。曾经不能理解什么家庭还会让一个孕妇还要去挤公交。现在则能理解,凭什么孕妇就不能通过公共交通的方式出行呢?当我怀孕我并不想整天待在家,我就要出门,出远门,我不是非得有房有车有司机才能光明正大地出门。这是我日常生活的合理权利。如果我们在公共空间上目睹一个孕妇行动不便,那应当是城市建设和市民素质出了问题,而不应该去谴责孕妇和她的家庭。

回到开头的哺乳室话题。不能理解一个没有哺乳室的公司,是准备让休完产假的女性在马桶边吸奶吗?作为女性,我不期待生育这件事情政策能带来多少福利,我希望至少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在公共空间中,我们所见到的不要让人觉得生育会让一名女性的生活变得举步维艰。我们能不能在公共空间中,拥有免于被轻视的自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