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2016:这个年龄开始很心累

无功无过过了2016年,刚刚错把年份打成了2015年,好像也没有什么区别。总觉得新年应该是2016年,虽然这一年来活得更加辛苦,也没少做什么事,但总体而言没留下什么印象。

2016年的新年,在家呆的时间不长。逐渐意识到,有些事情,让距离和时间来解决未尝不是好事。

新年之后,约莫是三四月,好友药总离开了深圳,回想起那时,离别的情绪并不浓烈,却总是让人惆怅。在这样一个年纪,在这样一个城市,总是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新认识一个人,有非常开心的共同玩闹经历,但仅仅是追求目标中一点小小的不同,分别就来了。

五六月,度过了一个混沌的五一黄金周,公众号昏沌儿昏还处于更新状态中,我也在努力地发掘生活之中有什么事能投入热情与精力。然而并不顺利,于是都停了一阵。我常做这种事,瞎折腾了好一阵子,回过头发现在起点时最简单的目标就是最正确的道路。

接下来的七八九月,部门团建出去了一趟,印象中旅程中心情并不明朗,手头上的事情没法当机立断,没法执行到底,工作目标混乱了一阵子。好几个同事离职了,虽然在深圳这种事很普遍,我还是不可避免地低落了。

十月、十一月,杏子请假,度过了非常忙乱的两个月。意外地突然心安了。

十二月,逐步把忙乱时丢掉的生活喜欢一一捡回。生活开始呈现出一种规律,一种不需要我思考, 只要按照一定程序执行,就可以保持不错的心情,没有愧疚感的生活。

这就是我的2016.

2016没有独自出外旅行,小D还去了新加坡和澳大利亚,我只跟随工作的团建旅行、才出了省,去了贵州和重庆;9月初,送人时顺便去了大连,四五月,和校友聚会去了三门岛。

说起来都没什么感觉,以后旅行,除非是地理风景或人文环境是确实很不一样的地方,大概不会主动去什么地方旅行了。一般就是和朋友度假,放松一下心情罢了。

2016没养成一个习惯,三四月去培训,在学习的开头感到很是激动,一忙乱又丢了。七八月和小D学游泳,断断续续学得很慢,我应该需要一个连续的三天时间把它学下来。12月公司有个针对想跑马拉松的跑步训练营,和一些人一起跑,跑步好像也不是很难受的事情。

2016年,有好几个同事离职了。乱码换了三份工作,熊先生在深圳换了好几份工作后,还是决定北漂,毕竟深圳其实文化产业公司并不多,传媒行业选择很少。

看道道写2016,他如是说:

现在待的公司并没有多好,每天工作内容也没什么成就感,只是压力不太大、部门同事挺好,而且大公司程序完善,这么做下去也不是不可以。

我也有类似的感觉。12月份时想要换个公寓,结果没成,也幸好没成。重新思考了一下工作之于我,以及我对于工作来说,是怎样的存在。于是写了一些小目标,一个个拆解成每天的生活。看看2017会不会好一点点。

先说以上吧,2016便是如此罢了。

 

《我的2016:这个年龄开始很心累》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