弱智吧曾经火过

  • 爸爸对小红说作为模范家庭你不够岁数当劳模当嫩模还是可以的
  • 皇后以铜为鉴可以知白雪公主是天下最美的女人
  • 小明打水漂时不慎打死了隔壁老头家养的那只叫做精卫的鸟
  • 警方在著名影星家中炒锅中发现了许多失踪的粉丝
  • 猪八戒呕心沥血为唐僧做了一份猪杂汤
  • 公安查获一起特大走私案,揪出了货运司机的吃货身份
  • 小明头悬梁锥刺股终于把天然卷拉直了

总觉得很多弱智吧的段子都是在玩弄互文性。

小故事(一)

这几个小故事是暑假开始想的,因为篇幅太短就发在Tumblr上,集了好几个终于可以发一篇博客了。

【一】

王浑沌家里来了老鼠,她知道家里有老鼠,但是他们又能弄坏些什么东西呢,每天王浑沌下班回来都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累的直接睡着,才懒得管这些事情。但是有一天,王浑沌囤着周末看电影的薯片给老鼠咬了,所以王浑沌一气之下,用了最简单的方法,买了些粘鼠板,在家里摆了好几块。为了引诱老鼠,她还忍痛倒了些蜂蜜在上面。第三天晚上她回家的时候,推开门听到咂咂的声音……打开灯一看,竟然,有一只狗熊……在洗衣机后面!王浑沌想说,啊,这什么情况……她完全呆住了,看着那只狗熊一边不耐烦地甩着爪子上的粘鼠板,一边慢慢地舔着地上的蜂蜜。舔完之后,爬上阳台,荡了个圈就不见了。

【二】

每年死亡的一万个人里,有一个是因为对着屏幕太久被屏幕吃掉的,屏幕也喜欢童男童女。这就是传说中的屏幕神。所有的家长都知道这件事,但是如果不给屏幕吃 人,就会被报复黑屏,蓝屏,当今时代是屏幕的时代哎,所以他们每次看着孩子抱着屏幕,都沉默不语,一脸悲痛,或大发雷霆。

【三】

所有人都有罪。人们坐在地铁上,站在公交车里,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窃窃地笑着,以为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不用心。最初,人们处心积虑,向诱惑匍匐爬行。先人们得到了罪恶之果,舔着甜美的汁水醉生梦死,后生们唾手可得这些美食,他们甚至建起了主题公园来庆祝他们的胜利。你知道你错了吗?后生们脸上露出痴痴的笑容,对,是错了,又有什么关系呢。我们的累累罪行,那都给我们带来快乐!你知道一天有多长吗,你知道一生有多长吗,我们,只不过,在漫长的孤寂的人生中,寻求一点刺激。更而且,宽恕之日总会到来。在宽恕之日之前,满城阴霾,人们跪在高楼之上,瑟瑟发抖,那侵入骨髓的快乐鞭笞着他们的灵魂。漫长的时间变得更加漫长,每分每秒巨大的钟声回荡在他们的脑中。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叮!每个月的流量重生日又要到了~

【四】

他是一棵很年轻的树,和周围那些起码有六七十年的树比起来,他确实算个小毛孩。二十一岁,脾气急躁得要死,又唠叨,别的树都不想理他,觉得有代沟。特别是他的小伙伴离开了之后,他脾气更不稳定,总是重复地唱一句话:我无自由,我失自由,伤心痛心眼泪流……

一棵树还想要什么自由?肯定是有了心上人想要追随而去。其实他是作为给小伙伴的一个礼物来到这里的,那孩子出生的时候,家里人同时种了一棵树,说是可以让小孩了解成长。于是这二十几年来他最好的伙伴就是这孩子了。

但是这孩子不见了,从前几年的某一天开始,那孩子拖着行李箱出了门,就再也没回来过。他很伤心,每次想到有人陪的日子,都会很惶恐,那是不是彻底完结了的一段时光?旁边的树劝他,你还太小,等到你长大后,就会明白,人来人往,你还会碰到一个伙伴的。

可是那再也不是陪同一个人从婴儿时期开始一起成长啊,那种命运般的相遇,一生大概只有这么一回了。他每天都在思念那个孩子,思念疯狂滋长,他把他记得的味道,所有回忆,存储在每一片树叶里。他还拼命地把根延展出去,搜索能遇到的一切带着那个孩子味道的物件,卷入地底,牢牢地抓在手里。

那些气息正在逐渐消失,无论他多么努力,都抵不住记忆和气息的逃跑,他越来越悲伤,愈加盼望能够和那个孩子见上一面,以解这相思之苦。

有一天他听到草跟他说,我可以让你和那孩子见上一面。
他疑惑地问:怎么做?
草说:把一生兑换成一次必定的相遇,这很划算。

第二天,其他树发现他不见了,地上只留下一些落叶。他已经在万里高空之上随风而去,作为一棵树,能够离开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他还可以遇到那孩子,别说一生,要他几辈子他都肯。他飞出那个城市,从南往北,被海风打湿,又被沙子迷住双眼,反正他飞啊飞,终于找到了一栋楼。他从窗户进去,此时正是夜晚,他看到那个孩子正在沙发上看书,屋里很少东西,所有窗都大开着,那孩子在夜里的凉风中渐渐睡去。

他有点想哭,空气里全是那孩子的气息,他回忆了无数遍的场景,能得到之后马上死去,实在是太幸福了。凉风中他又被送了出去,心底小声说,晚安朋友。

作为一个飞越了那么远的蒲公英种子,他已经无法再落地生根了,尤其是飞入城市之中,很快他就被碾成泥土。

谁也没有注意到一个蒲公英路过过这里。

【五】附赠愣同学的小对话

一天,浑沌和山羊坐在篱笆上聊天

山羊问:你吃过果酱吗?
浑沌说:我是浑沌啊……你吃过?
山羊说:没有,我是山羊啊……不知道果酱是什么味道呢。
浑沌说:酸酸甜甜的吧……有草莓味的凤梨味的苹果味的……应该也没什么吧。
山羊说:苹果好,我喜欢苹果,苹果酱味道一定很棒。
浑沌说:可能吧。
沉默了一会,山羊又说:前阵子看新闻说,哪个地方有一只熊不开心了,然后有个小男孩……
浑沌说:啊我记得,他去倒腾了些果子弄果酱卖,然后卖来的钱都买树来给熊爬是吧?我觉得他好傻啊,熊才才不喜欢什么树呢,他们傻乎乎的,有鱼吃有皮球拍就开心的要命了。
山羊说:对啊,我认识一只熊,它最喜欢滚泥地……不过如果是我的话,宁愿要果酱也不要树。
浑沌说:你还真执着啊,我们去找个有果酱的好人打死他然后抢他的果酱吧!
山羊说:可是我是山羊诶。
浑沌说:也对……山羊一般都是看看新闻什么的吧?
山羊说:比较闷的山羊才会啦,一般山羊都喜欢跑来跑去啊,打架啊,睡妹子之类的。
浑沌说:原来是只有你才那么闷!我对你们族群产生了深深地误解!
山羊说:思考才是进步的源泉……
浑沌说:可 你 是 山 羊 啊 !

少女A事件:追梦杀手

少女A的尸体在死亡两天后才被发现。那两天中有很多人见过她,无人知晓这已经是尸体。她看起来就像是一直静静地在自习室地最后一排趴着睡觉。刚开始的时候,没什么人注意到她,虽然她每天都来,不过自习室里每天都来的人也不多。少女A总是很早带着早餐过来,很晚才走,似乎很勤奋的样子。不过据那些曾经坐在她旁边自习的人说,少女A好像总是集中不了精神。

“她总是睡觉啊,每次看书都不到一个小时就拿出手机来玩,玩手机也不超过三十分钟就开始趴在那里睡觉。”面对镜头,被采访的同学最后略鄙夷地说:“真不知道她来干什么,怪不得死了两天都没人发现。”

少女A的个人信息逐渐公开,她是某大学某学院的学生。“好不容易考上大学,这家长要多伤心啊”,路人面对记者采访时感慨道。某大学的官方微博发布了少女A的死讯,尽管认识少女A的人不多,她的死讯总是比校园活动有趣一点,引起了数百转发。

“我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貌似少女A的中学同学也看到了微博,点起了蜡烛转发了那条官微,“还记得我们中学的时候说要一起上北大,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毕业天南地北,没想到是再也不见”。这位同学在末尾@了一个人,似乎就是少女A的微博。

人们满怀兴致点开那个微博,希望能发现死亡少女的故事。这个年代里很难弄清最后到底说了些什么,到底是少女A买早餐路上结账时说的谢谢是遗言,还是她那总是控制不了刷微博的手机里留下了遗言,短信里呢,QQ留言呢?到处都是她说的最后一句话。

而那个微博里最的最新一条是——“我去,笑尿了!!!!!!!!”
人们默默地关上浏览器,断定博主应该是一个爽朗的、爱笑的人。

自习室被封锁两天,警员勘察现场。少女A死于窒息,属于他杀,钱包失踪。后续调查发现信用卡里的余额已全部取走。调去ATM的监控录像,只看到一个长发女生取走了钱,她头低的很厉害,无法得到脸部信息。周围指纹太多,无法采集。少女A从饭堂购买早餐,人流太多,饭堂的员工对少女A没什么印象。少女A早就搬出宿舍,在附近租了一个很小的房间居住。警员带着少女A的照片,逐个询问住处附近的人少女A的行踪。

“啊那个女孩,我也只是经常见到她而已。她不太喜欢和人讲话的样子,走在路上都戴着耳机目不斜视。好像蛮喜欢玩手机的。”

“玩手机?”“嗯,经常一边听歌一边玩手机。”

无奈的警员决定对手机先生严刑拷打。

通讯录和最近通话里联系过的人都被清空了,那一天没有人与少女A在一起。警员再次核查手机与电脑的历史记录才发现,那个爽朗少女微博确实是少女A的,不过微博并不是少女A使用的唯一社交工具。她在多个社交网站都有帐号,每一个都发布了大量的内容,成年几十年的警员对这些没多少兴致。在博客的草稿箱里,警员发现了几篇日志,提到少女A近几天认识的一个朋友,我们暂且称之为少年A吧。零散的日志里少女A描述了他们的相识——

那是一个天空尽头大片火烧云闪耀着的傍晚,少女A照例走出自习室,站在楼梯的转角处窗口吹风的时候,发现楼梯上坐着一个叼着烟的少年。

鬼使神差般,少女A小声说了一句:“今天的风儿,喧嚣而不宁。”
少年A愣了一下,看向窗边发丝随风飞扬的少女,旋即微微一笑:“但是这不宁的风,又在微微鸣泣。”

少女A当时就觉得有一股电流在体内流窜,如同第一次听张玮唱high歌一样,冒起了鸡皮疙瘩。少年A就好象她白日梦里从云端走下来的知己,他站在少女A孤僻与多话的交集点上,找到这两个对立面最坚硬也最脆弱的地方,轻轻一叩,碎了。

刑警审讯少年A时,问到这个场景,少年A坦白,这是他算计的。少年A迅速落网,得益于在少女A手机里的instagram上发现的少年A的照片。应该是偷拍的,描述里写着:“藏青色帆布鞋少年。” 而ATM监控录像里那个头发过于遮脸的女生,穿的也是一双藏青色帆布鞋。

“你是怎么盯上她的?”刑警问道。
“她不知道我知道她不知道的很多信息”,少年A意志消沉,伸了个懒腰,“你们对她印象如何?”

警员啪地一下站起来,审讯本被摔到一边,少年A只觉得一晃眼就被高大的阴影笼罩住,他的领口警员抓住拎起来,白森森的牙齿瞬间就放大到眼前。警员咬牙切齿地说:“是你在问问题还是我在问问题?”

少年A垂下眼,很快坦白了犯罪过程。

曾经有位女白领,人傻钱多爱网购,每次买到不心水的东西就直接丢进垃圾桶。附近正好居住着一位潦倒青年,他无意中发现附近这位单身独居女性非常多金,就起了劫财之心,顺着垃圾桶里捡来的网购快递盒子上的地址,他顺利进入这位女士的公寓。然而劫财过度,杀了这位女士。

少年A穷困潦倒。

通过翻垃圾桶知道附近有位爱网购的有钱女人
通过观察阳台衣物了解此人单身独居
通过垃圾桶里的包裹单得到此人的电话住址
冒充送快递人士进入此人房间,误杀,将受害者信用卡内钱财全部取走。
警方通过ATM机摄像头获得犯人头像,破案。

少年A研究了整个过程,最后他扔了报纸。废话,都是废话。一个人的信息真是太容易泄漏了,根本不用女主角乱丢快递单,以少年A的本事,要谁的地址电话不是易如反掌?最重要的是,要找到一个有钱人!

也许是在哪个网站上的一张照片被少年A无意中看到,哪个logo泄露了少女A的财富状态,少年A在脑中的计划本里写上了少女A的名字。他观察了少女A在微博上的聊天,知道了她的名字,专业,年级,住址,生活习惯……他悄悄地跟踪了一次这个素未相识的人。从网络到现实,每一句话都悄悄印证着下一个行动。后来,他沉迷上这项企图劫财活动,好象玩解谜游戏一样。网络上的只言片语,代表着什么意思呢……读了什么书,尝试了什么美食,做了什么梦,去了什么地方,喜欢怎样的朋友,……他收集这些信息碎片,企图有一天拼出一张彩票。

这个游戏玩久了有一天他心灰意冷,就好象你打开电脑是为了找一个图标,结果不小心点开了一个游戏,有输有赢了好几次后,你觉得有点烦躁,为什么呢,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从哪来,要做什么?他意识到一直没有找到一个下手点,正当他思索着这一切的时候,少女A走到她面前,是的他本来是知道这个地方是少女A每天循环往复的轨迹中的一站,意料之中的无意相识。少年A想到了一个下手点。

就像梦一般。每个人都会做梦,很多人总觉得发生的场景和某个梦里的场景很类似。当你意识到现在发生的一切就好象你做的某个梦,你会不会忍不住循着梦里的轨迹走下去?

少女A有记录每个梦的习惯,少年A翻出他的拼图,重新寻找他的彩票。普通人做的梦总是一大堆漏洞,把其他城市的标志物移植到自己的梦里也毫无意识,他在寻找一个最适合用来改造成“盗”梦空间的场景。

有一天少女A接到少年A的邀请,说生日想和她一起吃顿饭。两人相聚在西餐厅,聊了很久,期间少年A接了一个电话,少女A低头默默地吃,她听到一些字眼,少年A似乎在和他……女朋友在聊天?他说今天不太方便,后来又有些动摇……这一切都似曾相识,啊对了她做过这样一个梦,不过梦里坐在她对面的是她前男友,当时也是在西餐厅里,也是生日聚餐,中间有个女生插了进来,男友就匆匆走出门去了,她当时追出门,蹲在地上哭了很久……

说到底那也只是一个梦而已。少女A有些不安,少年A挂了电话后,脸上露出抱歉的神色,提出他需要出去一下,少女A僵硬地点了点头,看着少年匆匆走了出去。梦里的她比较激动,当时就跟着冲出去了。现在的她怅然了一会,还是结账走了出去。意料之外,少女看到少年在马路的对面路灯下向她招手。

“发生什么事?”
“刚刚和朋友吵架了,心情很糟,送你一个礼物好了。”少年A抓起少女A的手掌,在她手心放了一个棒棒糖。

少女笑了出来,她突然觉得,梦境都是相反的,梦里那个抛弃她离她而去的前男友,正是面前这个,从云端走下来的少年。

几个星期后,少女A接受了少年A的表白。即使她对少年A没有多少了解,但是她总觉得少年A就好象注定要和她在一起的人。他们不经常在一起,少年A似乎总是工作很忙,还经常出差的样子。少年A把自己的QQ、邮箱甚至银行密码都告诉了少女A,少女A也告诉了他。

少年A本来没想那么快下手窃财,一失足成千古恨。他不慎让少女发现了“拼图”。
这是一个多么严重的错误,他惊慌失措,失手杀了少女A。

多么劣质的结尾。

Last but not least:最开始想写的只有那个关于“梦”的那段情节,结果铺垫的时候失手乱入了…所以现在不知道写了什么东西出来